共享出行“明星”途歌官网无法访问 汽车分时租赁规模化运营待解

  分时租赁仍是潜力市场,但当下“大考”仍在继续,重资产、重运营等高要求之下,现存平台能否在商业模式及盈利方面取得更多突破,仍要画上一个问号。

  用户押金难退、客服热线无法打通、拖欠众多合作商款项、多处办公地点人去楼空随着近日共享汽车途歌( TOGO)官网无法访问,又一家曾经的共享经济“明星”企业“崩塌”。

  近日,财经网了解到,目前途歌官网也已暂时无法访问,页面提示原因为“未备案或未接入”,“网站内容与备案信息不符或备案信息不准确”。事实上,途歌App早于今年3月底即停止运营,时至今日已是“强撑”。

  基于移动互联网共享经济风口,汽车分时租赁平台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不同于传统租赁行业,途歌“按分钟计费、自助租车、随取随还”等特点使消费者拥有更高的自主性及使用效率,上线后获得了部分用户青睐,资本加持之下,两年间迅速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开辟市场,实为共享汽车领域的“明星”企业之一。

  资本“造血”加速了共享经济企业的高速成长,但难以规模化运营、持续亏损、押金挪用等问题也相继暴露,短短两年,共享汽车赛道“洗牌”开启。2017年3月,友友用车宣布解散吗;同年10月,Ezzy宣布公司解散;2018年5月,麻瓜出行正式停止运营等等。相比传统车企及传统租赁公司延伸出的平台业务,互联网创业背景下的共享汽车公司显然面临着大的资金及盈利压力,共享经济风口褪去,“绝地求生”是普遍处境,而途歌的败局也早有迹象可寻。

  随着去年12月押金风波的爆发,途歌陷入经营危机的事实早前已被用户发觉,消费者1500元押金难退之外,不少供应商及途歌员工也被迫加入“讨薪”队伍,债务纠纷密集如此前ofo。最新消息显示,目前途歌出行母公司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成为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其投资的深圳市前海途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也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创始人王利峰沦为“老赖”。

  尽管此前有关部门发文要求汽车分时租赁用户押金最长退款周期不应超过15个工作日,但仍有大量用户因押金未退选择起诉途歌。根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显示,今年以来消费者、供应商因合同债务等纠纷起诉途歌的裁判文书多达376份。实际来看不仅途歌,同类平台一旦陷入运营风波,用户的资产损失最为直接,大多问题至今悬而未决。如何处理好押金问题、确保资金链正常周转,逐步减少资本依赖程度,仍是当下共享经济平台发展发展难题。

  押金问题无法掩饰共享汽车行业商业模式上的缺陷,但途歌们纷纷退出市场并非单一问题所致。“(汽车分时租赁)这个事情目前除了部分两三家在做之外,其他全部倒闭或者即将倒闭,核心问题在于无法规模化运营。如今的局面是多个问题叠加造成的,比如停车管理混乱、能源补给(加油、充电)、车辆调度滞后、整体资源配置不足等等。都是前期铺开的很快,但是精细化管理与后期运营维护能力都没跟上。” 一位资深互联网汽车业内人士对财经网表示。

  有途歌用户此前也曾对财经网反映,其曾在北京街边看到途歌车辆被停车员上锁,车面贴条显示其已经拖欠数千元停车费,“随停随还”之后,运营管理混乱可见一斑。

  “途歌是做燃油车型,前期的确拿了一些牌照核心放在北京地区运营,但是整个运营下来没有一个可持续的经营模型,用户押金被挪用最终导致暴雷。”而针对目前剩下的几家平台,上述人士也存在忧虑,“Fofun、EVCard环球车享等,是首旅集团和上汽旗下的公司,具有一定的资金及资源优势,比如前者在北京地区有很多资源可以用,但也只是运营着而已,商业可持续性还要看后期(规模化及盈利能力)。”

  分时租赁仍是潜力市场,但当下“大考”仍在继续,重资产、重运营等高要求之下,现存平台能否在商业模式及盈利方面取得更多突破,仍要画上一个问号。

  8月27日,阿里巴巴钉钉CEO陈航(花名:无招)宣布,截至2019年6月30日,钉钉用户数突破2亿,企业组织数突破1000万,全球最大规模的数字化转型正在中国上演。

  在这场大混改中,或许有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选择节点,对于留下的人,谁也不希望看到一地鸡毛。

  从今日起,中国电信将再次大幅下调国际及港澳台地区漫游流量资费,同时开通覆盖绝大部分出访量的106个国家和地区的4G漫游服务。

  奇虎360认为用户在搜狗搜索中输入“360省电王”时,下载链接指向搜狗手机助手。

  今日头条今日宣布战略投资国内知名图片库东方IC,投资案完成后,东方IC仍将继续保持独立运作。今日头条方面并未对外公布具体交易细节,不过有消息称该投资为控股级投资。